帽上一条杠,一戴三十载——记邵武市立医院神经内科护士长宋雪梅的一天

发布时间:2019-11-04 10:43  点击数:
  宋雪梅,始终坚守在邵武市立医院临床护理一线工作中最敬业、最专业的护士长。35年如一日,待病人如亲人,俯身拍背、接瓶给药、擦身喂食

人物档案:宋雪梅,邵武市立医院主任护师,先后被评为福建省优秀护士、南平市优秀护士、邵武市卫生先进个人、莆田医学院优秀带教,邵武市立医院优秀护士长,2011年~2013年连续三年被评为市立医院十佳护士。先后在手术室、干部病房、重症医学科、神经内科工作过,具有丰富的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及护理管理经验,组建了医院重症医学科,致力于年轻护理人员的专业培养,打造了优秀的护理团队。擅长危重病人的护理管理、病情观察及抢救、颈外静脉置管、康复指导及有效护理沟通。

晨间早会是忙碌工作一天的开始

早上8:00,邵武市立医院神经内科的晨间早会开始了,20余平方米的一间办公室,或站或坐了28位医务人员。他们围坐在桌前,先护士后医生开始轮流陈述前一天值班、交班情况,危重症、新入院患者情况,院内网发布的重要通知等等。

端午刚过,即将夏至,两台落地风扇一前一后地转着,外面的气温慢慢地上来,办公桌上堆满了一叠一叠的病历夹,七八个袋子里装着新出的CT片、影像片,静静地躺着等待医生阅片。该科护士长、主任护师宋雪梅身着白色的护士服,头戴着燕尾帽,帽子上那一条蓝色的杠格外醒目。她低着头,微微蹙着眉头,正端坐在桌子的东北角,埋头认真地记录着。

“护士长,还有什么补充?”神经内科负责人、主任医师黄利文听完大家的交班后,偏了偏头问身旁的宋雪梅。

雪梅护士长放下笔,挺直了腰,缓缓补充道:“昨天院部召集我们护士长开了一个会,省里新一轮违规收费专项治理检查又要启动了,我们科从今天开始要开展自查。”她顿了一顿,见主任没有说话,继续第二个话题,“上次讨论的,针对我们科常有痴呆病人走失的情况,我打算做一些防止走失的宣教上墙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大家就议论开了。有的建议医院统一安装监控电子眼,利用高科技跟踪入院;有的觉得宣教知识上墙意义不大,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关注;有的则认为患者手上戴一个定位器,但成本又高等等。对待问题讨论意见不一的情况,雪梅这些年见得多了,她只提作为临床科室能力范围之内可以操作的措施。最终,黄利文主任同意了。

8:20,早会结束,耀眼的阳光从东侧偌大的落地窗照进来,一天的忙碌开始了。

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

美国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,镌刻着西方一位医生特鲁多的名言——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俗话说,三分医疗,七分护理。“常常帮助”与“总是安慰”陪伴了宋雪梅整个护理职业生涯。

这是宋雪梅在邵武市立医院工作的第三个科室。1984年,刚从建阳卫校毕业20岁的她被分到邵武市市立医院,在老干部病房呆了三年,在手术室一干就是七年。1995年,该院重症监护病房成立,宋雪梅听从医院安排,被调往刚刚开科的重症监护室担任护士长。

1995年,邵武市立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成立,宋雪梅应医院要求,调往刚刚开科的重症监护室担任护士长。组建重症监护室是该院创建二级甲等医院的“硬件要求”,雪梅护士长应组织需要而去,在开科的时候,仅有4张床位,完全由护理单元组成,她完整参与了重症室的场地布置、设计,资质人员配置,物品仪器摆放等等每个环节,可以说见证了重症医学科从无到有、从弱到强的全过程。2016年,该院住院患者体量最大的病区神经内科因种种原因,换了三任护士长,对工作、业务极其认真的黄利文主任向护理部“点名”要了宋雪梅。“医院的岗位,哪里需要她,她就到哪里。”熊喜龙与雪梅共事了12年,他对一个工作事无巨细极度负责的护士长调整,多少有些不舍,然而,作为一名医生,他必须服从组织安排。就这样,有着两层病区,日均110个住院病人,平均30%的一级护理病人,全院工作量最重、护理工作最复杂的大病区神经内科,迎来了全院年龄最长、临床护理管理经验最丰富的——宋雪梅护士长。

“可不能这样拍!手法不对不对!”8:30,雪梅来到危重病房查看病人,刚推开房门,5床79岁脑梗患者范大爷的护工正在帮病人拍背,一看拍背的手法不正确,雪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病床跟前。

“哟,护士长来了!麻烦来教一教!”范大爷的女儿在旁边看见雪梅,眼睛里一亮,“阿姨拍得太重了,要轻一些!”

护工阿姨让在一边,听见家属有怨言,嘴巴张了一张,没有回应。

“拍得够用力,挺好的。”雪梅肯定了护工阿姨,“但是手法还是不够准确。来,我教教你们!”她弯下腰去,一边示范,一边讲解,“四指并拢,手像一个杯子,腕关节这里用力,从下拍到上,从外拍到内……”她麻利地示范着,家属、护工轻弯着腰,跟着学着操作。

将心电监护仪的线路、吸氧管、鼻饲管等等乱糟糟围绕在病人枕头边的各种管子整理好,把歪在一侧垫于病人脚边的枕头重新归位,担心撞到病人腿又将调整床高低的手摇杆收进去,雪梅走过每一间病房,总是重复着,不厌其烦地做着这些细小的工作。

她有时语气温柔,像对待孩子一样:“您好啊,老黄,我是这个病区的宋护士长,今天有没有听话啊,不敢拔管子哦”;她有时也不“客气”,语气里带着坚定,批评患者的儿子:“那个小伙子,你过来,不要在旁边看手机打游戏!来,我教你,帮你父亲的腿活动活动,这样才可以恢复快一点儿”;她见到逐渐康复,正在办理出院的病人,心里跟着高兴,又不忘唠叨几句:“李阿姨要出院了呀?出院之后,少盐少油,去哪儿都找个人陪着!一个礼拜回来复查,您的管床医生是章医生,每周五上午门诊,或者十点半以后来病房找医生也行。”

她科里的护士对神内“压力山大”的工作量颇有微辞,神经一区、二区分成7个护理组,一名护士通常护理重症病人四至五个,即便是病情轻一点的病人,护理四、五间病房也得有十几二十个,量体温、测血压,一圈下来,工作量不小。

晚上正常6点下班,而神经内科通常总是“拖班”,遇到危重症抢救,7点、8点,也是常事。开放二孩政策之后,每个月有一两个护士去生娃,或者遇上周末,护理人员考试、考证,人手不够,“顶工种”的活儿自然就落在了雪梅护士长的身上。

“一通电话就来了。”该科叶护士对于这个护理“头儿”,语气里满是钦佩。护士们对于雪梅护士长的评价大多集中在“劳模”“敬业”“榜样”等等词语上,还有个与她共事超过十年的ICU护士形容她“如同不倒翁”,经常加班加点,繁忙时夜里“可以只休息三四个小时”,令人惊叹!

一生的护理事业,最美的青春注脚

“哪儿有大家说的那么好,都是快退休的人……”9:10,雪梅护士长站在护士站巨大的LED显示屏前,一边用本子记录下近两日入院的新病人,一边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。她随身带着一个手掌大小的小本子,病房里走到哪儿带到哪儿,“顶工种”一两个小时的间隙,就来了五六个“生面孔”。所谓的“生面孔”就是两天之内新收治入院的病人,她用小本子记下这个生面孔的床位号,然后一个床位一个床位去打招呼。

“不能让病人住院两天了,护士长都没见上。”雪梅一边解释一边来到49床。看一看新入院的病人是她每天的“必修课”,她总是主动到病人跟前“自我介绍”,管床医生、管床护士分别是谁,医院检查的科室在几号楼,开水房在哪儿等等。护理查房的过程中,不断地有电话或者新来不久的护士提出各种问题,“护士长,这个盖子怎么盖不紧?”“护士长,保鲜盒我们要去仓库领了吗?”“护士长,卖废品的电话是多少?”

从护理基础理论到护理技能操作,从科室各项收费到知识健康宣教,从护理病历把关到质控感控检查,一个护士长没有“三头六臂”的本事,“八仙过海”的能耐,真的胜任不来。

“你看大家经常晒微信里的运动步数,我的一天下来能有一万两千步。”雪梅护士长又忙活了半小时,稍闲了一会儿,掏出手机,打趣自己,补充道,“只是在病房里走。”她的手机里大大小小的工作群能有十二三个,医护群、带教群、质控感控群、维修保洁群、患者问卷群,密密麻麻未读信息的小红点,一长串下来,生活、工作时间几乎被占满。

这个资历最深的,始终奉献在临床一线的护士长,工作35年所获的不多的荣誉,全部都与“护理业务”有关。

常言道:“伸手不打笑脸人”。雪梅护士长的脸上总是挂着一抹笑容,淡淡的,犹如一朵素雅清淡的白玉兰,“下午改出科病历,晚上吃了晚饭,没事了也来转转。”她每天对自己工作安排总是满满的,“护理安全管理是一辈子的事情,不能出一点差错。心老是挂在那里,来看看,才放心。恐怕要等到退休的那一天,心才能彻底放下。”

退休的“那一天”很快就要来了,2019年11月,这个在临床护理一线整整工作了35年的护士长就要退休了。“女儿有出息,在香港,想去走走看看。”雪梅护士长眼睛里闪过一道光彩,家是最好的归宿,孩子长大成人成才是每一位母亲最大的心愿。

上午十点,病房里嘈杂了起来,呼叫铃此起彼伏,办理出院的、收治住院的,轮椅被推来推去。

“您是哪个病区转来的?”雪梅护士长快速走向阳光房,一位老人守着她的老头,没有陪伴,看着汹涌的人流,发着呆。“您好,我是宋护士长,我带您去办理入院!”雪梅护士长站在阳光房的轮椅边,俯下身去,双手覆盖在老人皱巴巴的右手上。阳光照进来,她鬓角的一小缕银丝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,大约这就是一个护士长职业生涯即将结束,做的关于对“奉献、青春”最好的也是最生动的注脚。(张倩)